孙越博客
莫斯科-北京
http://sunyue.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病毒和毒药:克格勃致命武器之谜

2016-06-17 09:15:4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间谍内鬼 | 浏览 199719 次 | 评论 0 条


苏联各个时期的国家安全机构机构,都曾致力于研发病毒制剂和毒药,用于打击国内外敌对势力,维护国家安全和稳定。。苏联解体后,前克格勃中将苏多普拉托夫(Павел Судоплатов)发表一些列披露苏俄国家安全机构内幕的专著,如《特别行动。1930-1950 卢比扬卡和克里姆林宫》(Спецоперации. Лубянка и Кремль 1930—1950 годы)以及《侦察与克里姆林宫》(Разведка и Кремль)和《特别行动。1930-1950年代中的卢比扬卡阿和克里姆林宫》(Спецоперации. Лубянка и Кремль 1930—1950 годы)等。苏多普拉托夫在书中披露,苏联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室运行期间,曾用苏联克格勃卢比扬卡监狱囚犯做活体实验,消息传出,举世震惊。

苏俄秘密研发病毒制剂和毒药,始于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之初的1922年。那时苏多普拉托夫是苏俄国家安全机构的侦察员,他经历了苏联国家安全机构,从国家政治保卫局、内务人民委员会和国家安全人民委员会等重要转换时期,曾参与斯大林的暗杀苏共前领导人托洛茨基(Льв Троцкий)等多项重大行动。1953年斯大林死后,他即被捕,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直到1992年苏联解体他才获释,他的回忆录,不仅写出他的个人生命的沧桑,也涉及不少苏俄秘密研发病毒制剂和毒药的问题。

且说,沙俄时期著名的病毒专家卡扎科夫教授(Игнатий Казаков),是俄国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室创始人,这间实验室它神秘莫测,因为危险和保密的双重原因,能进入其中的人寥寥无几。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后,卡扎科夫教授的实验室,很快即被苏联人民委员会下属国家政治保卫局(ОГПУ)收编,布尔什维克给这个实验室派驻的第一届主任,就是国家政治保卫局副局长兼特别处处长梅任斯基(Вячеслав Менжинский)。苏俄早期秘密警察高官雅各达(Генрих Ягода)出任保卫局局长期间,也很关注实验室工作。苏维埃政权为保密起见,直到1937年一直未将实验室隶属于国家安全机构,而是挂靠在科学院全俄生物化学研究所(Всесоюзный институт биохимии)。1935年,雅各达重建病菌和病毒实验室,任命内务人民委员部谢列布良斯基(Яков Серебрянский)少校为实验室主任,首次将实验室归建于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特殊小组,由内务人民委员和国家安全总局局长雅各达直接领导。

1937年12月14日,内务人民委员会逮捕了卡扎科夫教授,并以托派集团同党的罪名枪决。当年,实验室正式由全俄生物化学研究所移交内务人民委员部,后归建内务人民委员部国家安全总局第12局,即特种技术局。那时第12局已经成了毒物和细菌研发的专门技术部门,接手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室的,是内务部第一副部长福林诺夫斯基(Михаил Фриновский)后来,他兼任实验室临时主任没多久,就任命由麦兰诺夫斯基(Григорий Майрановский)正式出任实验室主任。

1938年,内务人民委员部部长谢列布良斯基在“大清洗”中被捕,实验室工作被迫宣告暂停。谢列布良斯基在位三年,实验室所做的最大的一件事,就是研发了杀害托洛茨基的毒药,但研发结果至今未知其祥。自1938年开始,苏联国家安全机构历经多次调整,至1946年,特种技术局最终归建国家安全委员会(НКГБ)。根据前克格勃中将苏多普拉托夫(Павел Судоплатов)的回忆,早在1930年代政治保卫局时期,苏联曾将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室秘密命名为“X实验室”,其秘密任务就是研发病毒和毒药,且用活人做实验。实验室的具体地址就在莫斯科市中心,卢比扬卡监狱后面的沃尔索诺菲耶夫胡同(Варсонофьевский переулок)。

话说1937年8月,麦兰诺夫斯基出任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室主任,他的公开身份是苏联卫生人民委员部卫生保健化学研究所毒物学研究所所长及全苏实验医学研究所毒物研究所主任。秘密警察麦兰诺夫斯基1943年晋升为上校,获得医学博士学位。苏多普拉托夫中将说,麦兰诺夫斯基及其研发小组的所有试验,都是根据克格勃的计划实施和完成的。1938年,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室归建国家安全委员会后,麦兰诺夫斯基秘密警察上校的身份也逐渐公开,至1950年,他的实验室成为苏联恐怖国家机器的化身,那时已经大量传言流行于市,说麦兰诺夫斯基根据高层命令,研发了世界最具杀伤力的毒药,并用卢比扬卡监狱关押的犯人做实验,苏多普拉托夫中将后来在其回忆录中证实:“麦兰诺夫斯基的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室,用活人做实验始于斯大林时代。正因为如此,1951年,他被捕了。”

但是,笔者查遍所有官方资料,麦兰诺夫斯基被捕,并非是因为他用活人做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而是因为非法藏有毒药,以及参与苏联犹太复国主义集团,企图颠覆苏联国家政权和谋杀斯大林、苏联国家安全部负责审理此案的副部长留明(Михаил Рюмин),但是由于留明后也被查处撤职,实验室其他被捕人员又对麦兰诺夫斯基私藏毒药一无所知,最终法院判处麦兰诺夫斯基有期徒刑10年,出狱后,苏联政府严禁麦兰诺夫斯基在莫斯科居住,他只能迁往外地。

麦兰诺夫斯基在斯大林死后未被杀头,算是福大命大,因为他和实验室的同事所研究的毒药,实际上是按照斯大林的指示,在1937-1947年间,用于消灭苏共党内外异己分子。他所实施的残酷的活体实验,也非个人的决定,乃是赫鲁晓夫(Никита Хрущёв)和克格勃高层的指示,所以说,他后来被整肃,纯粹是当了苏共集团内部斗争的替罪羊。苏多普拉托夫中将说,苏联国家安全机构的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室,直接为克格勃的几次毒杀行动提供毒药,这些克格勃档案都有记载。比如,瑞典建筑师、商人、外交官瓦伦贝格(Raoul Wallenberg)是二战期间最知名的爱心人士。1944年夏季,他从纳粹占领的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拯救出数千名犹太人,1945年1月17日,苏联军队包围并攻占了布达佩斯,以涉嫌间谍活动为名将瓦伦贝格拘留,押送苏联莫斯科卢比扬卡监狱。1947年7月17日,瓦伦贝格死于监狱内,有证据显示,他是被麦兰诺夫斯基的毒药毒死的。

著名沙俄军官、俄罗斯社会联盟主席(председатель Русского общевоинского союза)库捷波夫(Александр Кутепов)在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后远走巴黎,却遭遇苏联国家政治保卫局的追杀,追杀行动代号“托拉斯行动”。1930年1月26日,库捷波夫在巴黎街头遭遇三名假冒警察的拦截,要他跟他们坐进小轿车里查验证件,库捷波夫感觉不对,试图拒绝,三名假冒警察立即动手将库捷波夫往汽车里强拉硬拽,库捷波夫激烈后猝死在汽车里。随后,假冒警察将库捷波夫的藏匿起来。

苏联随即发布消息称,库捷波夫在苏联境内乘坐游轮旅行时突发心脏病死亡。直到苏联解体,克格勃解密档案解密,人们才了解到,库捷波夫谋杀案的主使,就是苏联国家政治保卫局国外局第一处处长谢列布良斯基,以及政治保卫局反侦察处处长布吉斯基(Сергей Пузицкий),巴黎街头的三位假冒警察是苏联政治保卫局特工。俄罗斯作家雷巴斯(Святослав Рыбас)在其纪实文学《库捷波夫将军》(Генерал Кутепов)中披露,库捷波夫的遗体苏联特工草率地埋葬在巴黎郊外一位俄国非法移民家的院子里。但另一位曾参与暗杀的克格勃特工弗拉索夫在苏联解体后说,库捷波夫是被他们几位特工劫持到莫斯科卢比扬卡监狱之后弄死的。但是远在巴黎的俄罗斯社会联盟,却有另外的调查结论:库捷波夫是押送莫斯科,关押多年之后,被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室的毒药毒死的。

1947年,苏联乌克兰共和国天主教罗姆扎大主教(Теодор Ромжа),被苏联国家安全部派遣的护士注射了麦兰诺夫斯基提供的毒药致死。故事是这样的,苏共乌克兰第一书记赫鲁晓夫不满罗姆扎大主教的影响力不断增强。赫鲁晓夫和乌克兰国家安全部门负责人萨夫琴科(Сергей Савченко),致函斯大林和苏联国家安全部部长阿巴库莫夫(Виктор Абакумов),强调罗姆扎大主教参加乌克兰民族独立运动,蛊惑人心,严重威胁地区社会稳定,请求以此为罪名,干掉罗姆扎大主教。不久斯大林批准了此计划。最初,暗杀计划定在1947年10月27日实施,秘密警察准备在罗姆扎大主教前往教区途中动手,但是行动因故失败了。萨夫琴科一计不成,再生一技,他制造了一场车祸,罗姆扎大主教虽然受了重伤,却未致命。他被送进医院后,对守护在身边的教会神职人员说:“为天主和教会流血,无上荣光。”显然他已经预感车祸乃谋杀之始,不久他果真死于医院。

苏多普拉托夫证实罗姆扎大主住院后一周,乌克兰国家安全部门负责人萨夫琴科和莫斯科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主任麦兰诺夫斯基,奉命前来罗姆扎大主所住院的城市乌日格勒(Ужгород),实施毒杀计划。他们曾亲口告诉苏多普拉托夫,他们乘坐专车抵达基辅时,还受到赫鲁晓夫的亲自接见。萨夫琴科两天之后向赫鲁晓夫报告,行动准备完毕,赫鲁晓夫听罢立即下令动手。麦兰诺夫斯基向当地国家安全部人员——一位医院护士,提供了一只装有箭毒的小玻璃瓶,护士将毒药混在治疗针剂里,为罗姆扎大主教做了注射……

另一桩著名的毒杀案,就是保加利亚作家马尔科夫(Георгий Марков)毒杀案件。1978年9月7日,侨居伦敦的马尔科夫外出上班,正当他走过公共汽车站候车人群,走向自己停在不远处轿车时,人群中有个人的雨伞尖,瞬间刺中了他的腿部,马尔科夫感到一阵刺痛,带伞的人低声致歉后,便匆匆离去。第二天,马尔科夫开始呕吐和发烧,他随即被送往医院救治,但为时已晚,所幸他在死前说出了雨伞的事。马尔科夫死后尸检结果表明,马尔科夫被雨伞顶端的金属帽击中后,而金属帽里暗藏注射器,毒针瞬间将蓖麻毒推入了他的身体。

苏联克格勃第一总局卡卢金少将(Олег Калугин)对马尔科夫毒伞案比较了解。他移民美国后曾撰写回忆录《第一总局:我32年针对西方的侦察和间谍行动》(Первое главное управление. Мои 32 года в разведке и шпионаже против Запада),他说,计划在伦敦刺杀马尔科夫的幕后主使,乃由保加利亚共产党第一书记日夫科夫(Тодор Живков),1978年日夫科夫亲手制定毒杀计划,并请求苏联克格勃支持,将致命毒伞交给保加利亚国家安全机构。卡卢金少将特别说明,而毒伞里的蓖麻毒,正是麦兰诺夫斯基领导的克格勃X实验室研发的。

克格勃对外侦察局老兵协会主席维利奇科(Валентин Величко)上校说,马尔科夫毒杀案,乃克格勃特种技术部所执行的海外肃清政敌任务之一。卡卢金少将遭在1991年4月接受莫斯科“自由”(Радио «Свобода»)电台采访就说,1978年,他领导的克格勃第一总局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清除逃亡国外的反苏分子,杀害马尔科夫的毒药,就是他让其副手戈鲁别夫(Сергей Голубев)联系X实验室提供的。1993年,克格勃退役上校戈尔季耶夫斯基(Олег Гордиевский)也证明,戈鲁别夫曾亲自前往X实验室,获取杀害马尔科夫的毒药。人们在苏联解体之后才知道,克格勃获取的毒药,是提供给保共总书记灭口用的。

2005年英国传媒报道,使用毒雨伞保加利亚作家马尔科夫的,是位定居丹麦的意大利裔雇佣杀手,名叫古利诺(Gullino)。根据美国《时代周刊》(The Times)报道,2005年,英国马尔科夫被害案调查小组已经进驻保加利亚,旨在调查事件真相,但直到2013年,他们也未获得有价值的材料,更没有找到与杀手古利诺相关的任何资料,他们只得再将调查期限再延长5年。

克格勃执行的海外肃清政敌任务,还包括1979年在阿富汗毒杀最高领导人阿明(Hafizullah Amin)。那时,阿明发动政变杀害了政敌塔拉基,自任阿富汗国家领导人因而触犯了苏联在阿利益,1979年12月13日,苏联决定对阿明采取肃清行动,克格勃特种兵塔雷波夫(Миталин Талыбов)乔装打扮进入阿明行宫,买通阿明的厨师长,准备在阿明的晚餐中下毒,但警惕性极高的阿明侥幸逃过一劫,阿明女婿误食了阿明的晚餐,当即中毒昏迷,阿明猛醒,伺机组织军队抵抗苏特种部队进攻,但克格勃特种部队迅速攻入行宫,杀死了阿明。

苏联克格勃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室的实验,并未因麦兰诺夫斯基被捕而停止,甚至活人实验也在照常进行,斯大林死后,50年代后期至60年代,赫鲁晓夫执政时期继续研发病毒和毒药,70年代停滞时期的勃列日涅夫(Леонид Брежнев  )和尝试做“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Михаил Горбачев)时期亦然。时至今日,俄国的毒杀事件依旧时有发生,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侦察员利特维年科(Александра Литвиненко)因在车臣问题上批评总统普京而遭通缉,2000年他偕同妻儿以政治庇护为由申请移居英国。2006年11月1日,利特维年科在与俄罗斯来的安全人员会面后,感觉身体不适,不久入院治疗,根据医院诊断,利特维年科被下了超量铊毒。他于23日不治身亡。这个故事是否告诉我们,无论时代怎样变迁,国家领导如何更迭,俄国病毒制剂和毒药实验室的工作都从未中断过?



有不一样的发现

2
上一篇 << 俄罗斯的蜜和法老墓的谜      下一篇 >> 寂静远在红尘外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孙越

中国首届戈宝权外国文学翻译大奖得主,中国翻译协会专家会员,俄罗斯圣尼古拉金质勋章获得者,俄罗斯世界人民精神统一国际科学院院士,俄罗斯国际笔会会员。本站所有文字皆系原创,版权所有,如欲刊载,敬请垂询。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